小食

想带你去看晴空万里,告诉你往后余生是你。

【destiel】当Heaven成为一个组织 -01


#私设如山,故事主线就是题目,当全体天使都不再是天使,没有天堂,他们成为了一个数目庞大,执行力超强的组织。
#几个主要天使是Heaven的主要领导者,亲兄弟设定。
#主要cp  Michael×Lucifer  Sam×Jack   Dean×Castiel 顺序就是攻受,不适者请返回
# Gabriel看透一切,为家族里所有人操心人生大事的设定
#Jack还是Lucifer儿子,不过和cass亲近
#Winchester兄弟还是hunter
#欢脱向,毫无逻辑,ooc突破天际,不定时更新

1.
“Sammy,伙计,我猜这可不是个好主意,”Dean扯了扯他过于严肃的领结,“我们非得办成什么狗屁情侣,去一个……”Dean停顿了一下,还是没能说出口,“oh,一个酒吧,去找什么该死的线索吗?!”

Sam当然能听出自己老哥满是抱怨,他扫了一眼Dean扯到不成样子的领结,并成功让他停止折磨那个可怜的小物件,然后把视线放回了电脑屏幕,面上装出一片无辜与不以为然,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移动,实际上,他已经用尽全力防止自己大笑出声。

“有些恶魔总有一些特殊的小癖好,你知道的吧,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,要想成功混进去就只能这么办了。”

come on!自家老哥反感什么Sam当然一清二楚了,他用余光看到Dean颓然地坐在椅子上,清了清嗓子,“听着兄弟,我知道你很难受,但是我们……”

“我们没有办法,好了!我知道了,你不用再重复了!”

Dean气愤地把领结摔在桌子上,幅度有些夸张地呼吸。

“嘿,伙计,我觉得你最好不要这样,你知道有些人专门喜欢你这种风格的吗?”Sam假装露出惊恐的表情,但显然Dean是真的惊恐。

“damn it!Sam我发誓只有这一次,我们快点进去,找到那个混蛋,然后把他拽出来狠狠打一顿,让他直接回地狱!下一次要是再有这种情况,我绝对会让Bobby和你进去,我在外面放风的。”

“哦!兄弟,你不觉得Bobby太老了吗?!”

终于Dean忍无可忍,把领结越过电脑摔在那张假装无辜的脸上,转身离去。
Sam听着旅馆的门发出脆弱的尖叫,终于大笑出声。

Castiel控制自己的面部不要露出过于怪异的表情,而实际情况却不容乐观,他面色惨白,且十分僵硬,他的眼神惊慌的无处安放,却又紧盯着每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人,全身紧绷,像是要一跃而起,掀翻每一个对他不怀好意的人。

他实在太过特殊了,以至于有半数多的人好奇的向他这边看来,甚至一大部分都跃跃欲试。

Castiel发誓这一定是他人生最糟糕的一天,连Jack刚会说话就叫他爸爸,害得他被Lucifer连续通缉了一个月都没有这么糟糕。

他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,在家族中积极训练,执行任务,从来没有惹出过什么祸端,也从来没有让人担心过。

这次被Gabriel丢出来执行这个任务,他却有一种奇异的直觉,他一定会搞砸的。

他的担心不是毫无理由,因为他从未去过酒吧,不懂得人际交往,也不知道他所处这间酒吧和其他的酒吧有什么区别,更不知道这其实是Gabriel和他开的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口袋中的震动拉回了他过于紧绷的神经,他下意识咽了一下口水。

【亲爱的Castiel,我想你大概还在酒吧的角落里“瑟瑟发抖”,放轻松一些,这里完全没有什么值得你害怕的,你要试着享受,去感受凡人生活中的放纵与爱欲,好了,我命令你去点一瓶你感兴趣的饮品,要是出了什么事,你就告诉他家族的名字,尽情的玩吧,爱你的Gabriel。】

Castiel已经不想知道Gabriel最近又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了,就算是他们“神秘”的父亲在看同一个东西,Castiel也一点兴趣都没有!

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插上一双翅膀,从这个地方飞走,或者是拿出他藏在袖口夹层的长刀,狠狠告诫这些人不要试图接近他,并且把他们的眼神放尊重一些。

鉴于Gabriel一开始提过的任务,Castiel还是忍住了这些想法的实施,他叫来酒保,要了一杯白水。

当水来到他的桌上,他才发现他又做了一件蠢事,那些人就像收到什么信号一样,三五成群地来到他的身边,问他要不要一起来几杯,那些黏糊糊的目光让他下意识皱起眉头,他接下来的时间几乎全都用来拒绝那些来请他喝酒的人,这使得他叫的水没有派上半点用处。

这半个小时里他说的“No”实在比他这一年来说的还要多,他内心忍不住哀号,任务目标到底在哪,他已经快要无法忍受了。

他的手机再次震动,还是Gabriel:

【亲爱的Castiel,任务完成,现在你可以插上你的翅膀,回你的安全屋了。】

Castiel松了一口气,这愚蠢的一天终于要结束了,他的步履比来时要轻快的多,从酒保那里要了一瓶威士忌,并慷慨地给了他多余的小费。

回去就把这瓶酒狠狠摔在Gabriel头上,Castiel对自己说,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。

直到五分钟前,Castiel还相信自己的一天已经画上了圆满的句号,可是小巷粗糙的墙壁狠狠划着他的脸,告诉他一切不过是他的幻想。

“你们是谁?为什么要抓我!”
Castiel愤怒地大喊,试图挣脱背后的桎梏,可却换来更用力的压迫,他带回来的那瓶威士忌在地上碎成了渣子,冰凉的液体渗入黑暗。

下次我一定要告诉Gabriel给我一台车子,执行任务之后走回家真是太不明智了!

“嘿,兄弟,配合调查,我们是FBI的。”

Castiel听到背后一个稍微低沉的声音说道,他开始挣扎的更厉害了,“嗨,等等,我们是同事,如果你们要看证件,它就在我外套的口袋里。”

“哦,尴尬。”Dean向Sam使了个眼色,Sam把口袋中圣水强灌进他的嘴里,他们又静等了一会儿,只有Castiel近乎疯狂的咳嗽。

“抱歉了,兄弟。”Castiel昏迷之前只听见这一句话。

“Dean,我想我们真的搞错了。”Sam拿起了Castiel的手机,找到最近通讯,好心地给Gabriel发了他们的位置。

“哦,这也不能怪我们,他实在太奇怪了。”Dean嘴硬地说。

“这就是说我们的任务并没有结束。”

“God!”Dean急忙从口袋中拿出电话,打给Bobby,“我绝不会再进那个鬼地方,绝不!”

#一个不靠谱的脑洞,刚刚加入组织,我觉得还能抢救一下?
顺便,刚刚入坑AO3不怎么会用,【没救了】可不可以求一下关于2014卡的文(。•̀ᴗ-)✧谢谢各位,附上地址就更好了,(✿╹◡╹)人(╹◡╹✿)

【戬敏】如果我变成回忆

ooc重度预警,脑子有坑的一个脑洞
      题目是最大谎言
      时间线没有【摊手】很混乱
      不会撩,可以接受的,请往下看
第一章   
       人生在世,定是不能事事如意

长安,长治久安,盛世长安。

城中的众多桃花开遍,花瓣飘飘洒洒,落到行人的肩头,在滑落到石板筑成的马路上,被来往的车轮碾碎重归于土地,滋养新生的花草。

有人站在云端看着这美丽的轮回,开心地一声嚎叫,直往自家主人的神殿飞去。

“主人主人!”

杨戬看到哮天犬面上带笑,也弯了眉眼柔了神色,笑问:“怎么了?”

哮天犬看着自家主人卸下了平日中装出的冷漠,高兴地说:“主人,我刚才在云端看到长安城的花儿都开了,一朵接着一朵,可漂亮了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嘿嘿,”哮天犬不由挠了挠脑袋,“我想着三小姐刚刚在华山任职,那地方的山荒芜的很,三小姐肯定也看着无聊,若是能把那些花树移到华山上,让它们天天开放,三小姐看了肯定开心!”

“你呀,”杨戬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竹简,“我看千里眼的职位倒是更适合你。”

杨戬也知道他是想着杨婵在凡间任职,与他不能时时见面,怕她一个人孤单,才想出了这个主意,可是这里与凡间相隔着几重天的距离,真不知道他怎么看到的。

哮天犬听惯了杨戬的命令,以为他是认真的,急忙说道“别的职位我才不稀罕呢,我要永远陪着主人。”

杨戬闻言摇了摇头,用法术换了一身衣物,走到他的身边,拿折扇轻敲他的头,“走吧。”

人间的一贵族公子废弃了他乘坐多日的步撵,只因妹妹信中一句城中繁花盛开,望哥哥能代我看看。

这些花朵哪里比得上本王的妹妹,有什么好看的。

某人心里恹恹地想,可他还是仔细的一朵朵,一棵棵望去,想在明天入宫时向她缓缓提起,悄悄看她脸上的微笑。

贺兰敏之倒是任性为之了,这可就苦了保护他的侍卫统领。

现在朝中的局势错综复杂,谁也说不准哪位大人一个想不开就要闹出点什么幺蛾子,殿下这个时候出来,就带了他们几个人还都是便服,这要是出了什么事,他哪里担待的起啊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贺兰敏之不必回头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眼睛微微一转,说道,“今天也确实累了,我看那里的冰豆腐好像不错。”

两句毫不相关的话,却让侍卫统领看到了转机,他马上应到,“属下这就去买。”

临走还向剩下的侍卫做了几个眼色,步履轻松地向摊子走去。

不过,他也太小看贺兰敏之诓人的能力了,待他买完豆腐回来,原来的地方再无贺兰敏之的影子,只剩下几个侍卫面面相觑。

“该死,快分开找!”

满街的叫卖和人群让他额头一层细汗冒起。他不敢放过任何一个地方,从街头找到巷尾。

狂跳的心脏让他有些无力,他深吸一口气打算平复心情,却吸进一口浓烈的花香。

他忽然想到贺兰出行的真正目的,赶忙向一个方向跑去。

这时,刚下凡的杨戬与哮天犬正站在一颗巨大的桃树前,仰头看着满树粉红的花朵。

“主人,您看这棵开的多好,粉嘟嘟的惹人欣喜。”

“嗯,就它吧。”

“诶,好嘞!”哮天犬施法正准备把这棵桃树移走,只听背后一声响,一个男子笔直地跪在杨戬身后。

“殿下!此处很危险,您快随属下回去吧!”

说完,竟不管不顾地往地上磕头。

“这位小哥,我看你是认错人了。”哮天犬被这阵势吓得一个激灵,赶忙把人扶起。

侍卫统领不知道贺兰敏之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一个近侍,只以为他是铁了心不回去。

“殿下!”他这一声叫的不可谓不悲切。

这一声也引起了正在附近的贺兰敏之的注意,他身体一僵,回过身去,却看到站在桃树下的杨戬,他睁大了眼,便向他那里跑去。

杨戬也见到了他,他拉住哮天犬的手腕,一瞬间便从他的眼前消失,纵然他的速度再快,也只握住一缕残影,眼前也只剩飞舞的桃花。

“殿……殿下?”那个侍卫目瞪口呆地看着贺兰敏之,再看了一眼刚才杨戬站的地方,一时竟起了犹豫。

贺兰敏之收回了手,停在原地,过了好半晌,才甩了衣袖,低头骂了一声“废物!”

“是,属下回去就去领罪。”

“你不必领罪,陪我去趟城南的二郎庙。”

他的脸色实在低沉的难看,侍卫也不敢反驳,只得静静跟在他身后。

他站在巍峨的庙宇前,让侍卫向主事亮明身份,一时间就驱散了所有人。

他从侍卫手中接下香,插在神像前的香炉中,挥手让侍卫出去了。

盯着面前青黄色为主的神像,贺兰敏之一声嗤笑。

杨戬隐身在神像旁边,暗感不妙。

果然,他听到贺兰敏之扬起的声线,“我心中想着一个人,想要立刻见到他,若是你不灵验,我便拆了你这破庙!”

杨戬罕见地犹豫了一下。

贺兰接着说,“我还要让陛下下旨,拆掉国中所有的二郎庙!”

杨戬撤掉法术,现身在他的旁边。

“胡闹,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

“我想见你。”贺兰敏之终于松了一口气,勾起唇角。

见他一身白衣,恍然想起了他们的初见,那时的他也是这副丰神俊逸的年轻模样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竟是没怎么变化。

那时唐三藏风光回朝,所有人都在皇宫在迎接,他被侍卫包围着,在皇宫内看着这师徒四人,也看到了跟在他们身后隐身的杨戬。

那时杨戬正好有事要办,经过长安才知道唐僧回朝,他怀着对师弟的关怀之情,就隐在他们后面,看个热闹,可不知怎么被贺兰敏之看见了。

贺兰敏之见他手指停在唇边,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再微微一笑,就消失在他眼前。

时间过去很久了,他却始终没有忘记那个“人”。

“这么说,你是神仙?”

他们并肩走到外面,贺兰敏之越过波光粼粼的湖泊,看向对岸的桃花。

“是。”

杨戬不知道该对他的淡然表示感谢还是对他的粗神经感到无奈。

贺兰敏之了解地点了点头,没有一丝意外。

“你们神仙每天要处理的的事情是不是很多啊?”

杨戬疑惑地看了他一眼,又想起了真君神殿里堆积如山的书稿,垂下眼帘,望着不太清澈的湖水,缓声说,“是有些。”

“那好,你走吧。”贺兰敏之神色未动,向杨戬摆摆手。

“你让我走?”杨戬有些震惊。

“话都问清楚了,你不走难道还想让我给你添点香火?”贺兰敏之也瞪大眼睛看他。

杨戬发现真不能用一般的思路去看这个人,最终他妥协道“那我就告辞了。”

杨戬转过身去,又听到身后的人说:“只不过,日后我会多来庙里叨扰,望真君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不知怎么,杨戬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一丝威胁。

威胁?一介凡人威胁他这个天神?

贺兰敏之接着说,“我也会派人修改真君的神像,希望真君不要太感谢我了。”

杨戬终于“无动于衷”地消失在他眼前,只剩下贺兰敏之一人在静默一会儿之后,开怀地笑出声。

“主人,这个凡人可笑的真好看。”哮天犬半个身子躲在杨戬后面,隐身在树下。

“是啊。”杨戬轻轻地挥动扇子,也勾起唇角。

他就这样温柔地看着那个凡人,直到他离去。

“走吧。”

贺兰敏之明显比以前的日子要开朗许多,连敏月都能看出他的开心。

贺兰敏之在进宫看她的时候,会不知不觉拉着她的手说许多从前不能说的话,收起他身上的刺,温柔地好像一汪春水,敏月虽不知他怎么了,可也为他这样的改变而开心。

在而后很多日子里,哮天犬都会看到杨戬用天眼不时地看向凡间,有时还会悄悄下凡,只为了看看那个凡人。
他不知道的是,贺兰敏之大多时候上完香只是笑两声,转身就走。

可就这样,也让杨戬一阵恍神。

贺兰敏之每隔一天就去神庙中逛逛,风雨无阻,杨戬也就会用点小法术护住他,让他虽然狼狈却不至于生病。
就这样过了两年,他们彼此牵挂,却没有再见一面。

直到有一天,贺兰敏之隔了半个月也没有去神庙,哮天犬看着杨戬的脸色一点点难看下去,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,可总觉得他眼中的光芒一点点熄灭。

“主人,您忙,不然让我代您下凡去看看。”

哮天犬以为杨戬会点头或者严厉拒绝,可谁想他抬眼微微有些生气地说,“看什么?”

哮天犬讪讪地干笑两声,“看长安中的花海。”

“现在是什么时令,长安中哪还有什么花,你若是想看就去百花仙子那里找!”

连百花仙子您都叫出来了,还问我看什么,哮天犬也只敢诽腹,嘴上还应着,“是。”慢慢退出了神殿。

杨戬静下来才感到自己的失常,他盯着桌案上的文书,却没有看进去一个字。

再过了半月,贺兰敏之才从府中出来,往神庙中去,他掀开帘子,看着满街剩下落败的花海,听着马车一点点碾压过去,他心中说不出的难过。

他按照惯例给他上了一炷香,忽略了旁人异样的眼光,驱散了所有人后,他第一次规规矩矩地跪在他的神像前。

杨戬隐身在神像后面,看着那人褪去了平日素爱的耀眼红衣,一身白衣却莫名扎眼,身形也清瘦了不少,整个人看起来病殃殃的。

过了很久,贺兰敏之才开口。

“我妹妹死了。”

这简单的几个字却让杨戬心中一紧。

贺兰敏之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,拼命压制住自己的情绪。

再过了很久,他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是我这个当哥哥的无能,保护不了她。”

“从小母亲早逝,我和妹妹相依为命,总想着她若是有事,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护她,到后来才发现,很多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。”

“妹妹从小便听话,受了苦也不向我哭诉,时刻为我着想,可是后来他们硬生生把她从我身边夺走,到现在,我真的好恨,好恨……”

杨戬一直听着,也握紧了拳头。

贺兰敏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弯下了身子,跪在地上全身颤抖,眼泪沾湿了面前的垫子,洇出一片痕迹,却始终没有出声。

直到黄昏之时,他平复了情绪,“我没事,我知道你也没有办法管每个凡人的生死,我也不是想让你来看我。”

“只是我这里,”他指向左边的心房,“真的很难受,就像是被人撕下去一块肉,我不知道该向谁说,我只想到了你,希望你不要嫌我烦,日后,我也不会再来了。”

在往后的许多日子里,他果然没有再来,杨戬没有回天庭,也没有去找他,他只觉得害怕,他总觉得若是再见他,就会发生什么控制不了的事。

他在那么多的日子里,一直浪迹在人间,直到他听闻了他的死讯。

那时正是冬季,他走在街上,竟觉人间的风很冷。

他又感到了熟悉的痛彻心扉,就像是他母亲消失在他面前时,感受的那般。

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却凭着感觉去了地府。

小学生文笔,轻拍,时间线废了,不要在意细节